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足球资讯足球集锦
实况足球足球录像
足球经理足球下载
FIFAol4天下足球
足球彩票足球商城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从无缘两届大赛到闯进欧国联决赛,荷兰足球如何涅槃重生

2019-06-10 12:18:01来源:BBC责编:侠客评论:

尽管在欧国联决赛中惜败于葡萄牙,但荷兰足球取得的进步有目共睹。对于荷兰足球来说,尽管连续无缘两届大赛令人心痛,但随着弗兰基-德容、德里赫特等一批青年才俊的涌现,他们拥有着美好的未来。《BBC》为我们探究了荷兰足球如何在巨大的“危机”下重生......

泽斯特是位于阿姆斯特丹以南35英里的一座城市,这里是荷兰足球的故乡。这片绿树如茵的土地上到处充满着对于一位足坛先驱的敬意。一座主建筑外矗立着克鲁伊夫的雕像,墙壁上挂着这位对荷兰足球有着巨大贡献的传奇人物的名言,上面写着:“踢足球很简单,但踢简单的足球却是最困难的事情。”克鲁伊夫于2016年去世,但他的足球哲学给荷兰足球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在荷兰国家队训练中心,克鲁伊夫的足球理念依然是他们训练的核心,他为荷兰足球留下的指导方针得到了先进训练设施的补充。

克鲁伊夫对荷兰足球影响深远

国家队有比赛任务的时候,从球队入住酒店到训练场,这个国家的顶级职业球员会骑着自行车享受途中的鸟语花香,他们会经过创新性的医疗中心和健身房。高科技体能恢复设备、室内跑道以及虚拟现实耳机等设施及设备的应用能够很好地提升球队的决策能力。

即使在不那么繁忙的时候,如果不需要观察球员或者观看比赛的话,家就在训练中心附近的橙衣军团主帅科曼一周会前往训练中心两次,这时他的主要工作是对训练课做出计划并分析即将迎战的对手。

5月中旬一个阴云密布的星期一,科曼来到训练中心的时候充满自豪感,对于新近升格为外公,他显然非常高兴。在工作方面,科曼忙于敲定在欧洲国家联赛半决赛战胜英格兰的计划。科曼曾在英格兰执教南安普顿和埃弗顿4年时间,他需要日复一日面对压力,56岁的他享受着在祖国荷兰的生活。

16个月之前,科曼出任了荷兰国家队主帅,他上任第一天就向麾下的球员们传递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们需要为代表国家队出战比赛感到自豪。不过,科曼上任后的处子战出师不利,他们在友谊赛中被索斯盖特的英格兰以1比0的比分击败。当时,科曼在身后就挂着荷兰国家队橙色球衣的会议室说道:“你们需要捍卫这个国家的球衣颜色。”

当提及树立雕像的荣誉时,科曼露出了一丝苦笑。率队赢得欧洲杯冠军的里努斯-米歇尔斯(Rinus Michels)会被荷兰人民铭记,古利特高举欧洲杯冠军奖杯的形象、范巴斯滕在航班上的形象都被树立铜像所纪念。但是,作为荷兰国家队1988年赢得欧洲杯冠军的重要一员,科曼还没有得到这样的荣誉。要知道,作为世界足坛的“无冕之王”,荷兰唯一一次获得大赛冠军就是1988年的欧洲杯。

科曼接手荷兰国家队帅位时球队正在经历低谷

科曼此前公开承认,即便赢得新创立的欧洲国家联赛冠军,他也不会将这样的成就和赢得1988年的欧洲杯冠军进行比较。但是,在有着德国及法国的小组中以头名出线并且战胜英格兰闯进欧洲国家联赛的决赛之后,这标志着经历了5年动荡的荷兰足球展示出了强劲的复苏势头。

2014年世界杯,范加尔率队闯进了半决赛,橙衣军团在面对阿根廷的时候在点球大战中惜败,他们最终获得了那届世界杯的季军。之后的几年时间里,荷兰连续错过了两届大赛。在这个过程中,橙衣军团更换了4位主教练。

2014年范加尔第二次执教国家队期间,以他麾下所拥有的球员,那支荷兰国家队拿出了超水平发挥,很多人都有着这样的感觉,这得益于他的球队强调纪律,在场上有着非常好的组织。

当时,弗兰克-德波尔是阿贾克斯主帅,他的球队中有多名球员入选了国家队,因此他对那支球队非常关注。德波尔说道:“范加尔做出了非常出色的工作,他知道在防守方面不够强大,所以采用了5后卫的阵型。在前锋线上,我们有范佩西和罗本这样非常有实力的球员,尤其是罗本,他在2014年世界杯上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斯内德则为他们送上精准的传球。

世界杯结束之后,范加尔离开荷兰国家队前往曼联执教,橙衣军团进入了希丁克时代。但是,不足12个月之后,希丁克选择了辞职,他的助教丹尼-布林德走上了前台。正是在布林德麾下,荷兰32年来首次无缘欧洲杯决赛圈。

进入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之后,布林德无法扭转球队的糟糕状态,艾德沃卡特取代他的帅位之后依然没能阻止橙衣军团不断坠入深渊,处在新老交替阶段的荷兰再次无缘大赛。要知道,这是一支2010年曾闯进世界杯决赛的球队,德波尔当时是球队的助理教练。

目前执教美国大联盟亚特兰大联队的德波尔表示:“范德法特、斯内德等人的离开留下了巨大的空缺,你必须让那些年轻且充满活力的球员进入一线队,但当时他们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因为他们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每个人都想要去踢世界杯,但像我们这样的小国家总是会出现一段时间人才断档。有时,你必须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会让你变得更加强大。

德波尔麾下的阿贾克斯曾为国家队贡献多名国脚

无缘世界杯之后,荷兰媒体进行了广泛的讨论,他们希望找到重新阵型荷兰足球的方式。科曼表示:“他们谈到了危机。人们说道:‘我们需要改变体制,我们需要学习德国和比利时。’但是,这就是足球。”

荷兰国家队新帅的到来被证明非常及时,像利物浦后卫范迪克这样未来成为足坛巨星的球员开始迅速成长,而阿贾克斯则涌现出了一批年轻且非常有天赋的球员。科曼意识到自己必须让训练有更大的强度,他呼吁自己的球队提升防守能力,同时也强调这支球队不应丢失荷兰足球的“特质”。

曾为荷兰国家队出战78场比赛的科曼表示:“我们荷兰人很有创造力,在足球方面亦是如此,球员们的技术能力是荷兰足球的基础。这和能力有关,和防守无关,和链式防守也无关,我们为胜利而战,这是我们需要保持的方面。”

科曼将队长袖标交给了范迪克,2015年执教南安普顿的时候,他就为圣徒签下了这名目前的利物浦后防中坚。另外,他也开始打造球队的战术体系,欧洲国家联赛首战,27岁的范迪克和小将德里赫特进行搭档,荷兰开始采用4后卫的阵型。

去年9月,荷兰以1比2的比分不敌法国,但范迪克和德里赫特的搭档足以让科曼相信自己拥有了足坛最好的中卫组合之一。科曼说道:“盖房子你必须打地基,你不会从屋顶开始。看看现在的范迪克,他已经成为球场上的巨星。他非常强壮,有着很好的性格,而且充满着责任感。

利物浦中卫范迪克目前担任国家队队长

德波尔球员时代是荷兰国家队后防中坚之一,他为橙衣军团共出战过112场比赛,范迪克这位PFA年度最佳球员也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49岁的他说道:“范迪克在场上信心十足,这真的令人不可思议。他不仅是球队后防线上的领袖,在球场外也是这样,这会给其他球员带来更多的信心。”

与此同时,德里赫特俨然已经成为一名球星。身为阿贾克斯队长的德里赫特17岁就为荷兰国家队上演首秀,是80多年来为橙衣军团上演首秀最为年轻的球员。科曼说道:“如果你看过德里赫特踢球的话,你不会相信他是一位19岁的球员,你看到的是一位比他实际拥有经验要丰富得多的球员。”

德波尔则补充道:“德里赫特拥有成为一名顶级中卫所需的一切,他速度奇快,技术精湛,而且能够从后防线上组织进攻,他真的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中卫。他目前所做到的一切令人不可思议。

范迪克和德里赫特的中卫组合固若金汤,这支荷兰队中场有着巴萨签下的弗兰基-德容以及效力于利物浦的维纳尔杜姆,前锋线上则有着巴贝尔及目前效力里昂的德佩,他们组成了科曼麾下球队的中轴线。

上赛季结束之后,巴贝尔离开富勒姆成为一名自由球员,他称科曼给了橙衣军团一个清晰的愿景,而且科曼也非常清楚自己在每个位置上希望得到什么样的球员。15年前,当时执教阿贾克斯的科曼给了巴贝尔上演一线队首秀的机会。32岁的巴贝尔说道:“最为重要的是,每个人都承担起了责任,而且都知道在顶级比赛中需要做到什么。”

德里赫特19岁就成为阿贾克斯队长,他在国家队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欧洲国家联赛次战,荷兰在主场以3比0的比分战胜德国,科曼麾下3名核心球员范迪克、德佩及维纳尔杜姆均取得进球。接下来,荷兰以2比0的比分击败法国,并且在盖尔森基兴对阵德国的时候,他们在比赛最后5分钟取得两粒进球逼平对手,这让他们得到了和英格兰交手的机会。

科曼表示:“我们在欧洲国家联赛最为重要的一场比赛就是首轮比赛,我们在客场对阵法国,那场比赛我们最终以1比2的比分输球。但是,尽管是面对世界杯冠军,我们在那场比赛中感觉自己能够击败他们。我们能够在高水平的比赛中发挥出自己的水平。自此之后,国家队的氛围发生了变化。这取决于球员以及我们如何在欧洲国家联赛中走出第一步。”

2016年,荷兰足协成立了专门的足球学院。学生们走在学院外面的人工草皮上,认真研习着可能启用的新规则,比如连续换人或者新的任意球规则如何发挥作用。这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地方,荷兰足协的雇员们和国家队教练团队通力合作,他们向年轻球员灌输的是同样的理念。

在青年队层面,大约60支球队的希望之星参加每个年龄段的训练,这让足协能够有机会发现一些年龄较小的球员或者一些大器晚成的球员,那些最有天赋的球员会被甄选出来参加各类赛事。

荷兰足协足球发展总监阿特-兰格勒(ArtLangeler)表示:“我们最为关注的是创造力以及内在动力,我们扮演着信使的角色。我们希望小伙子们勇敢发问,对于他们为什么要做一些事情提出自己的疑问。荷兰派的主教练总是会让球员去承担责任。”

兰格勒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但他并没有发现类似的模式。他认为荷兰球员并不比其他国家的球员技术更加娴熟或者身体素质更加出色,但荷兰球员“有属于自己的想法”。曾担任埃因霍温青训营主管的兰格勒说:“有时你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因为总是被问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的话会让你感到厌烦。但是,对于一名对自己负责的球员来说,他们能够在这个过程中自学成才。”

这样的方式似乎起了作用。荷兰战胜英格兰闯进欧洲国家联赛决赛之前,橙衣军团卫冕了U17欧青赛冠军。巴萨花费6500万镑签下的弗兰基-德容就是在欧青赛上崭露头角,然后一步步成长为各大豪门争抢的猎物。通过参加这些赛事,荷兰足协能够发掘更多年轻且有天赋的球员。

弗兰基-德容是欧洲足坛涌现出的一位潜力无限的中场

阿贾克斯从威廉二世签下弗兰基-德容之前,兰格勒曾希望将17岁的德容带到埃因霍温。他说:“在14岁、15岁或者16岁的时候,弗兰基-德容还是一个孩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希望在他们身上施加影响力。”

整个荷兰的顶级青训营都秉承同样的理念,荷兰足协雇佣了全职教练,他们会定期前往各大俱乐部学习交流,参加这些俱乐部的训练。荷兰足协另外一个新的策略就是让各级梯队走出欧洲,通过参加比赛来提升自己。去年,兰格勒就带领荷兰U23前往玻利维亚和巴拉圭访问并参加了一些比赛。

兰格勒说道:“这是一次很好的经历,因为那里的足球水平不是很高,但围绕着足球的一切让小伙子们大开眼界,比如糟糕的球场条件以及球迷们制造出的充满敌意的氛围。我们的目的是进行团队建设,但小伙子们也收获了一些其他的东西。获得U17欧青赛冠军后,这些年轻球员都将签下大合同。他们中的一些人会前往英格兰踢球,一些人会前往德国踢球,另外一些则会被提拔入阿贾克斯一线队。所以,当他们18岁或者19岁的时候,他们将会成为百万富翁。”

“如果成为这样的人,你还会有着正常人的行为或者去拥抱一个正常的社会吗?我们没法做到一切,但是我们能够做到的一件事就是让他们去感受一个不同的环境,比如玻利维亚。那里的人们很贫穷,让这些年轻人感受那样一种环境,我们可以和他们谈谈贫穷和富有的关系,让他们脚踏实地。”

科曼和青年队教练在一间办公室工作,他们密切关注着那些希望成为国家队栋梁的年轻球员。也许有一天,他们的名字会出现在荷兰足协学院入口处的墙上,只要代表荷兰国家队出战过比赛,无论是男足还是女足球员,他们的名字都会出现在那里。

作为名门之后,小克鲁伊维特前途一片光明

由于在荷兰U19和U23表现出色,去年3比0战胜葡萄牙的友谊赛,20岁前锋贾斯丁-克鲁伊维特迎来了自己在成年国家队的首秀,这位名门之后将是未来橙衣军团倚仗的锋线尖刀。科曼希望提拔更多的年轻球员进入橙衣军团一线队。他说道:“我们是一支很出色的球队,在新老结合方面做得很好。我们有着很好的后卫,足够出色的中场,我们在进攻线上的选择余地是最小的,我们也很清楚这一点,希望U17的年轻球员能够很快填补空缺。”

取得成功的荷兰U17已经有一些球员前往国外踢球,去年夏天,利物浦从阿贾克斯签下后卫新星赫维尔(Ki-Jana Hoever),同样身为后卫的伊恩-马特森(Ian Maatsen)则从埃因霍温转投切尔西。

科曼说道:“我在26岁的时候转会巴萨,现在的年轻球员在19岁或者更小的时候就前往国外踢球了。我们知道他们很难留在荷兰足坛,因为我们这里的比赛水平并不是最高的,想要成为更加强大,更加出色的球员,你必须转会离开。当我和国家队的球员交流的时候,他们会问我:‘什么是最好的选择’?我告诉他们即便在最好的俱乐部,你需要参加比赛,需要获得稳定的出场时间,需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去提升自己。”

对于荷兰足球来说,阿贾克斯过去一个赛季所取得的成功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积极因素。2018-19赛季,阿贾克斯时隔5年再次赢得联赛桂冠,在欧冠赛场上,这支青年军淘汰皇马和尤文闯进半决赛,如果不是小卢卡斯的读秒绝杀,闯进欧冠决赛的将是阿贾克斯而不是热刺。阿贾克斯青年军中,俱乐部自己培养的德里赫特及范德贝克已经成为常规主力球员。另外,U17欧青赛冠军队中阿贾克斯贡献了8名球员。

范德萨目前担任阿贾克斯CEO

阿贾克斯CEO范德萨告诉《BBC》:“我们关注的核心是让球员得到发展,兑现他们的潜力。我们会给他们提供机会,年龄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问题。如果你足够优秀的话,那么你会得到比赛机会。提供机会,提供可能性,这就是阿贾克斯俱乐部的宗旨。”

11岁前往阿贾克斯试训之前,德里赫特曾和范德萨的儿子踢了一场比赛,曼联传奇门将的儿子当时代表红魔踢球。范德萨说道:“那已经是8年前的事情了,德里赫特从那之后就开始在阿贾克斯青训营磨砺自己,他和其他年长一些的球员在同一块场地上进行训练,也和他们在同一张饭桌上用餐。现在,尽管只有19岁,但德里赫特已经是阿贾克斯队长。其他球员视他为榜样,他们希望成为德里赫特那样的球员。”

德里赫特也许是阿贾克斯“克鲁伊夫计划”应用最为成功的例子,该计划由前阿贾克斯人才开发主管鲁本-容金德(Ruben Jongkind)撰写并实施。2011年克鲁伊夫重返阿贾克斯管理层之后,俱乐部进行了开始进行重建,他们称之为“天鹅绒革命”。

在容金德的计划中,阿贾克斯应该踢出有吸引力的进攻足球,而且俱乐部至少应该有一半的球员是本土球员。在研究了其他体育项目之后,容金德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这不仅包括了青训营的餐饮服务,也包括了俱乐部的医疗部门。另外,为了给球员量身定制发展计划,容金德还专门创立了一个新的部门。

容金德说:“俱乐部的愿景是为年轻人提供机会,助他们实现梦想,用富有吸引力的足球来启发全世界。”

科曼的橙衣军团未来有着无限可能

现在,荷兰足协正在与容金德进行会谈,他们希望知道计划的哪些部分能够让荷兰足球获益。兰格勒说道:“目前我们正在考虑重建教练训练营,同时致力于将克鲁伊夫留下的财富与之联系在一起。荷兰球员都希望成为我们的克鲁伊夫,他是所有人的榜样。他总是充满了好奇心和求知欲,总是做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事情。无论是球员时代还是教练时代,他都是这样一个人。克鲁伊夫留下财富的方式和我们想要实现的成果存在一些差异。”

科曼在球员时代就从克鲁伊夫身上学到了一些教练知识,首先是在阿贾克斯,然后又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那支巴萨“梦之队”。科曼说道:“克鲁伊夫曾对我说:‘有时你需要让自己成为媒介,因为那样的话他们会从你身上学到一些东西’。他还说,如果你有时参与训练课的话,你能够观察到更多东西,如果沟通良好的话,你也能够听到更多的信息。”

科曼牢牢记住了克鲁伊夫给予自己的建议,他现在着眼于更长久的未来。他说道:“每个人都称现在的荷兰国家队重返了正轨,我们对此非常自豪,因为过去四五年的时间里,荷兰国家队经历了一段非常糟糕的时光。我们现在的目标是杀进欧洲杯决赛圈,如果闯进欧洲杯的赛场上的话,那么我们就有赢得冠军的可能性。

科曼在橙衣军团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如果能够在欧洲杯上有所斩获的话,那么科曼会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雕像!

分享:

相关文章

关键词:五洲其他深度精华

11人足球网站 - 爱足球,爱11人。

Copyright (C) 11PLAYERS.COM, All Rights Reserved.